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凌晨二點才接到兄長大人的網路電話,今天下午就又接到了母親大人打來的電話,終於在她娓娓道來中知道了最真實的情況。

原來我禮拜天回到宿舍後的第二天,母親大人就帶著阿飛去寵物醫院了,阿飛掉了二天的消炎點滴,雖然已經用到了藥效最強的消炎藥了,但是阿飛仍然出現了敗血症的症狀,同時已經出現了失溫的現象,於是母親大人拜託醫生給阿飛止痛,不希望阿飛年紀那麼大了還要經歷這種痛苦,於是在醫生給牠打了止痛藥和肌肉鬆弛劑以後,阿飛開始陷入了沉睡中,禮拜三晚上八點的時候母親大人決定把阿飛帶回家了,然後在晚上十點的時候阿飛終於離開了我們,當天晚上母親大人一整晚沒有睡,不斷地唸經文給阿飛聽,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把阿飛送走。

因為止痛劑和肌肉鬆弛劑的作用下,阿飛是在沉睡中離開的,並沒有受到過多的痛苦,這是身為主人的我們唯一能為牠做的。

雖然已經預料到了,但是淚水怎麼樣也止不住,放假回家去看看他的墳墓吧。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昨天……不,是前天早上接到母親大人打電話過來問「我找到有人可以帶阿飛了,這樣子你要不要換從浦東走?」的時候就覺得很奇怪,問母親大人是誰可以幫忙帶,卻得到了「你回來以後我再跟你說」的回答,當時就覺得阿飛八成是走了,但是又怕說出來卻不是真的的話會讓母親大人難過,所以當時並沒有追問

但是昨天在女王陛下家,明明剛剛還在玩NDS的應援團玩得很開心,不過就是中途去上個廁所而已,卻突然冒出了阿飛可能死掉的這個想法,而且出來以後竟然就這樣子說出來了,女王陛下當時說「你們家狗狗活到這個地步,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了」之類的話,我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了,然後她就突然從電腦前面站起來說「幫你家狗狗上一炷香吧」,然後就真的點了一炷薰香,之後跟女王陛下聊了到底該不該打電話跟我母親大人證實這一點,當時我真的有衝動要發簡訊問父親大人這件事情,不過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之後回到家、洗完澡、吹乾頭髮,正準備要倒下去睡的時候,突然我的手機就想了,看了號碼是網路電話,原本以為是母親大人或是父親大人打過來的,萬萬沒想到接通後卻傳來了兄長大人的聲音,一剛開始是先問我睡了沒有,畢竟都已經要二點了,然後就問我說「你有看我的FB嗎?」由於最近總是在考試根本沒什麼泡在上面就回說「沒有」,但是當時大腦已經浮現出了先前的猜想,然後兄長大人就繼續問說「你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我當時想也不想就回問說「是不是阿飛死了?」,果然兄長大人立刻證實了我的猜想

據兄長大人所說,阿飛走的很安祥,是在睡夢中走的,這對牠而言是最後的結局,雖然先前一段時間除了水以外都不吃東西,但是至少他走的很安祥,沒有受到很多的痛苦

突然間覺得我上禮拜五聽到阿飛都不吃東西的時候決定買車票回家是正確的決定,當時回去抱著阿飛皮包骨的身體,大腦莫名地浮現出『阿飛會不會在我睡著的時候就走掉了』的想法,於是一邊摸著他,一邊唸起了波羅蜜多心經和七佛滅罪咒,我當時不敢告訴母親大人說自己其實是抱持著『希望阿飛能一路走好』的想法

後來跟兄長大人談的都是該如何安撫母親大人的情緒,雖然大腦在冷靜(大概)想著該怎麼跟母親大人談,但是淚水卻已經泛上了眼眶,同時努力忍著不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哽咽,可是電話一掛掉就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於是打開了已經關掉了的電腦,打下了這篇不算是哀悼文的日記

 

阿飛,祝你一路走好,希望你來世能比這次更幸福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