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河道上阿筮說著紅鳩的最後一天,聽著他陳述著那比中午時更輕的身體,然後大腦開始補聽話地回想起了阿飛快要離去前越來越單薄瘦弱的身體,以及波比筆直倒下的身影。

或許,靈魂真的佔有一定的重量吧,在他們離開之後剩下的軀殼便不再沉重,因為他們已經不再是他們了。

明明再過沒有多久就是自己的生日了,但是冥冥之中卻讓我想起阿飛,或許……不,其實我自己也知道自己還沒有走出阿飛離去時的傷痛,當初Boxer離開後我和老哥之後的好幾個禮拜每當想起還是淚流滿面,而波比走的時候卻為了安撫比我們更傷心的阿飛反而沒有那麼難過,當然緊接而來長輩們的過世也是導致自己的心分成好幾個部份,僅只有得知當天大哭而已。

雖然我沒有像媽媽一樣很長一段時間一天到晚都把「我好想阿飛喔」之類的話語掛在嘴邊,但是並不代表我完全沒有想念他,我只是不想一再一再地提起而已,可是我很想念他,我到現在還是會不時想起暑假時把頭枕在他身上聽著他的心跳、感受他因呼吸而起伏的身體,也很後悔自己並沒有好好陪著他,雖然自己犧牲了回台灣的暑假,但是也不過是沉溺在電腦中而已,甚至因為他聽力、視力不好找不到人而不安地不斷亂叫哀號的時候教訓他,雖然那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可是自己迴響起來的時候還是很後悔,早知道那是他最後的一段時光就應該對他好一點的,可是世上卻沒有『早知道』這回事。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哭了幾回,窩在棉被中流淚直到睡去,看到數年前所買但如今都已經快要忘記其存在的哈士奇狗狗布偶,拿起然後告媽媽說「我想要帶走」,明明他的大小和阿飛相去甚遠,也不適合抱在懷裡,但是當時只有種『只是這樣子也好』的感覺,的確現在還是有點把他當作是阿飛的代替品,雖然有點對不起他,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堅強,真的。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