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正在眼睛灰灰而在一旁休息,陪陛下一起整理密密麻麻的重點時,陛下突然問出了「我想問妳喔,妳覺得你們家狗狗走了,妳跟你媽誰比較寂寞?」

微愣了一下的我回答出了一直以來認為的答案,「我一直覺得總有人會比我更難過,所以我沒有資格難過。」

沒有回頭,陛下立刻踢掉了我的答案,「我不是在問妳這個,我是在問妳,妳覺得妳跟你媽誰比較寂寞?」

我想了下,但是回答還是沒有變化,「我媽吧。」

陛下的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跳動,但是聲音卻如此響起「可是我覺得是妳耶,」

我瞬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而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眼淚已經湧上、滑過了臉頰,幾度張口又怕自己發出了哽咽的聲音而又閉上。

專心整理著重點,陛下似乎沒有發現我的眼淚,「因為是一起長大的人啊……狗……同伴。」

低聲地喘了口氣,終於成功地張口,「可是畢竟我媽最後都是以他為生活中心。」一邊注意著傳出的聲音似乎並沒有哽咽,一邊爬下床走進了廁所,裝作上廁所的樣子去偷偷擦去了眼淚,出來前又仔細地盯著鏡子檢查自己的眼睛,所幸的是只是微微紅了一點點而已。

陛下沒有再說什麼,彷彿什麼也沒有注意到一般。

 

前一段時間,陛下才問過說,「妳覺得妳已經接受你們家狗狗已經不在這件事情了嗎?」

當時,我的確是回答了,「應該已經接受了」而且這麼說的時候,眼淚也並沒有不聽話地出現。

但是現在……我也不確定自己到底算是接受了沒有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零零一年,密西根州一名男子以七千美元刊登的全版廣告:

 

當我還是一頭小狗的時候,

我的頑皮滑稽行徑每每惹來你的笑聲,為你帶來歡樂。

雖然家裡的鞋子和枕頭都給我咬至殘缺不全,

你依然把我視作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把我喚作你的孩子。

每當到處搗蛋,你總會對著我搖搖手指說:「你怎可以這樣呢?」

不過最後你都會向我投降,鬧著玩地搓我的肚皮。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