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足跡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趁著家人不在,終於在考到摩托車駕照後第二次騎摩托車出門(悲情…)

領了包裹,回家趕快打開來看,因為是眾所皆知的博客來就不拍開箱照了

嗯…因為重點事在手帳就只拍了手帳,雖然是用昂貴的One X拍的,但無奈於本人技術以及身體不適,似乎都有些晃動到而稍微糊糊的,不過所幸都還能看得出到底拍得是什麼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Shalia幫助解讀來自大天使的愛的訊息

大天使:愛瑟瑞爾
NO.27:蓮花花精
生命中任何形式的失去,都是個人生命能量轉化的顯化,
將淚水和悲傷獻給大天使愛瑟瑞爾,他將撫慰妳並指引你失去的回到光與愛中,妳的經驗、給他最美好的禮物。

 

在寫申請單(?)的時候就記得自己也曾經做過這種事情,提供解讀幫助的也是Shalia,可是自己卻不記得上次這麼做是什麼時候了。

看到Shalia的回覆時,也只有發現Shalia留給自己的語言是如此針對著自己最近的情況,以及…先前兔子跟我提到過的『白蓮純露』,而我選擇的花精正是白蓮花精。

於是覺得自己該像上次一樣把它留下來,可是依舊沒有注意到另外一個巧合,直到為了要把紀錄留下來而打開痞客邦的Blog,才發現原來上次的訊息是去年的三月份,在看到之前都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發生的時間點,可是明明去年三月發生了許多令我難忘的事情,卻直到看到去年的祝福與指引才通通想起來。

兩次趕上Shalia給予的祝福與指引,都是在我出生的月份,留言時都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巧合,而兩次都在這個月份發生了對我而言重大的事情。

上次三月份發生了很不尋常的事情,不過更偏靈性一點,自己也明明想要記錄下來,可是卻遲遲沒有動手,直到去年已經過完,而今年所發生的重大事情更偏向物質實質上的事件,不過兩次都在看到Shalia留給我的訊息之前就已經按照著訊息的意思去走了,訊息是留在我發生的事情之前,而我卻是在事情和已留完的訊息之後才看到,真的很有……意思。

 

PS  還是很想寫真實的體驗感想,可是卻…所以下回再會(欸?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Who are we? my sister (大寫)
  • 請輸入密碼:

感謝Shalia幫助解讀阿卡莎花精的祝福與指引

No.47--百里香花精。

三月份,我看到你像個小金人一樣,金光四射。你可以想像身體中央有一股金色的光團,它們從內到外發散,充滿你整個器官和所有的細胞,甚至透過毛細孔散發出來。

內在有個有力量的小男孩正在引領你,你不妨跟隨你的童心和純真,看看他會帶你到哪裡。你也可以去逛逛童年成長的區域。

在三月中,會建議你多曬太陽,讓陽光的能量溫暖活化你,讓你更喜悅。

在這個月份,你的靈魂想要讓你經歷神的金光、快樂和喜悅,透過發揮你的創造力(寫作、繪畫、辦活動...等)來經驗,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在這段期間,你想上課或選用靈性產品,可以看看它們是否有「金光」、「金黃」的意象,因為神的金光正在召喚你,活出喜悅和快樂。

祝福肯定語:我迎接來自太陽的金光。


而今天...或者該說是昨天到達了這個給予我巨大改變的『童年』成長地,非常感謝願意陪我來的礦石夥伴以及最親密的靈魂夥伴們

希望接下來的幾天能夠讓我完全真正的『成長』吧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心裡的歌聲,

找到你內在的平靜,去體諒所有紛擾都來自於對愛的困惑迷離。

 

這是日前來自水祝福的訊息,無論何時看起來都頗有深意

特此留念,可隨時告誡自己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正在眼睛灰灰而在一旁休息,陪陛下一起整理密密麻麻的重點時,陛下突然問出了「我想問妳喔,妳覺得你們家狗狗走了,妳跟你媽誰比較寂寞?」

微愣了一下的我回答出了一直以來認為的答案,「我一直覺得總有人會比我更難過,所以我沒有資格難過。」

沒有回頭,陛下立刻踢掉了我的答案,「我不是在問妳這個,我是在問妳,妳覺得妳跟你媽誰比較寂寞?」

我想了下,但是回答還是沒有變化,「我媽吧。」

陛下的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跳動,但是聲音卻如此響起「可是我覺得是妳耶,」

我瞬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而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眼淚已經湧上、滑過了臉頰,幾度張口又怕自己發出了哽咽的聲音而又閉上。

專心整理著重點,陛下似乎沒有發現我的眼淚,「因為是一起長大的人啊……狗……同伴。」

低聲地喘了口氣,終於成功地張口,「可是畢竟我媽最後都是以他為生活中心。」一邊注意著傳出的聲音似乎並沒有哽咽,一邊爬下床走進了廁所,裝作上廁所的樣子去偷偷擦去了眼淚,出來前又仔細地盯著鏡子檢查自己的眼睛,所幸的是只是微微紅了一點點而已。

陛下沒有再說什麼,彷彿什麼也沒有注意到一般。

 

前一段時間,陛下才問過說,「妳覺得妳已經接受你們家狗狗已經不在這件事情了嗎?」

當時,我的確是回答了,「應該已經接受了」而且這麼說的時候,眼淚也並沒有不聽話地出現。

但是現在……我也不確定自己到底算是接受了沒有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零零一年,密西根州一名男子以七千美元刊登的全版廣告:

 

當我還是一頭小狗的時候,

我的頑皮滑稽行徑每每惹來你的笑聲,為你帶來歡樂。

雖然家裡的鞋子和枕頭都給我咬至殘缺不全,

你依然把我視作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把我喚作你的孩子。

每當到處搗蛋,你總會對著我搖搖手指說:「你怎可以這樣呢?」

不過最後你都會向我投降,鬧著玩地搓我的肚皮。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河道上阿筮說著紅鳩的最後一天,聽著他陳述著那比中午時更輕的身體,然後大腦開始補聽話地回想起了阿飛快要離去前越來越單薄瘦弱的身體,以及波比筆直倒下的身影。

或許,靈魂真的佔有一定的重量吧,在他們離開之後剩下的軀殼便不再沉重,因為他們已經不再是他們了。

明明再過沒有多久就是自己的生日了,但是冥冥之中卻讓我想起阿飛,或許……不,其實我自己也知道自己還沒有走出阿飛離去時的傷痛,當初Boxer離開後我和老哥之後的好幾個禮拜每當想起還是淚流滿面,而波比走的時候卻為了安撫比我們更傷心的阿飛反而沒有那麼難過,當然緊接而來長輩們的過世也是導致自己的心分成好幾個部份,僅只有得知當天大哭而已。

雖然我沒有像媽媽一樣很長一段時間一天到晚都把「我好想阿飛喔」之類的話語掛在嘴邊,但是並不代表我完全沒有想念他,我只是不想一再一再地提起而已,可是我很想念他,我到現在還是會不時想起暑假時把頭枕在他身上聽著他的心跳、感受他因呼吸而起伏的身體,也很後悔自己並沒有好好陪著他,雖然自己犧牲了回台灣的暑假,但是也不過是沉溺在電腦中而已,甚至因為他聽力、視力不好找不到人而不安地不斷亂叫哀號的時候教訓他,雖然那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可是自己迴響起來的時候還是很後悔,早知道那是他最後的一段時光就應該對他好一點的,可是世上卻沒有『早知道』這回事。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哭了幾回,窩在棉被中流淚直到睡去,看到數年前所買但如今都已經快要忘記其存在的哈士奇狗狗布偶,拿起然後告媽媽說「我想要帶走」,明明他的大小和阿飛相去甚遠,也不適合抱在懷裡,但是當時只有種『只是這樣子也好』的感覺,的確現在還是有點把他當作是阿飛的代替品,雖然有點對不起他,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堅強,真的。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凌晨二點才接到兄長大人的網路電話,今天下午就又接到了母親大人打來的電話,終於在她娓娓道來中知道了最真實的情況。

原來我禮拜天回到宿舍後的第二天,母親大人就帶著阿飛去寵物醫院了,阿飛掉了二天的消炎點滴,雖然已經用到了藥效最強的消炎藥了,但是阿飛仍然出現了敗血症的症狀,同時已經出現了失溫的現象,於是母親大人拜託醫生給阿飛止痛,不希望阿飛年紀那麼大了還要經歷這種痛苦,於是在醫生給牠打了止痛藥和肌肉鬆弛劑以後,阿飛開始陷入了沉睡中,禮拜三晚上八點的時候母親大人決定把阿飛帶回家了,然後在晚上十點的時候阿飛終於離開了我們,當天晚上母親大人一整晚沒有睡,不斷地唸經文給阿飛聽,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把阿飛送走。

因為止痛劑和肌肉鬆弛劑的作用下,阿飛是在沉睡中離開的,並沒有受到過多的痛苦,這是身為主人的我們唯一能為牠做的。

雖然已經預料到了,但是淚水怎麼樣也止不住,放假回家去看看他的墳墓吧。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昨天……不,是前天早上接到母親大人打電話過來問「我找到有人可以帶阿飛了,這樣子你要不要換從浦東走?」的時候就覺得很奇怪,問母親大人是誰可以幫忙帶,卻得到了「你回來以後我再跟你說」的回答,當時就覺得阿飛八成是走了,但是又怕說出來卻不是真的的話會讓母親大人難過,所以當時並沒有追問

但是昨天在女王陛下家,明明剛剛還在玩NDS的應援團玩得很開心,不過就是中途去上個廁所而已,卻突然冒出了阿飛可能死掉的這個想法,而且出來以後竟然就這樣子說出來了,女王陛下當時說「你們家狗狗活到這個地步,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了」之類的話,我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了,然後她就突然從電腦前面站起來說「幫你家狗狗上一炷香吧」,然後就真的點了一炷薰香,之後跟女王陛下聊了到底該不該打電話跟我母親大人證實這一點,當時我真的有衝動要發簡訊問父親大人這件事情,不過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之後回到家、洗完澡、吹乾頭髮,正準備要倒下去睡的時候,突然我的手機就想了,看了號碼是網路電話,原本以為是母親大人或是父親大人打過來的,萬萬沒想到接通後卻傳來了兄長大人的聲音,一剛開始是先問我睡了沒有,畢竟都已經要二點了,然後就問我說「你有看我的FB嗎?」由於最近總是在考試根本沒什麼泡在上面就回說「沒有」,但是當時大腦已經浮現出了先前的猜想,然後兄長大人就繼續問說「你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我當時想也不想就回問說「是不是阿飛死了?」,果然兄長大人立刻證實了我的猜想

據兄長大人所說,阿飛走的很安祥,是在睡夢中走的,這對牠而言是最後的結局,雖然先前一段時間除了水以外都不吃東西,但是至少他走的很安祥,沒有受到很多的痛苦

突然間覺得我上禮拜五聽到阿飛都不吃東西的時候決定買車票回家是正確的決定,當時回去抱著阿飛皮包骨的身體,大腦莫名地浮現出『阿飛會不會在我睡著的時候就走掉了』的想法,於是一邊摸著他,一邊唸起了波羅蜜多心經和七佛滅罪咒,我當時不敢告訴母親大人說自己其實是抱持著『希望阿飛能一路走好』的想法

後來跟兄長大人談的都是該如何安撫母親大人的情緒,雖然大腦在冷靜(大概)想著該怎麼跟母親大人談,但是淚水卻已經泛上了眼眶,同時努力忍著不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哽咽,可是電話一掛掉就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於是打開了已經關掉了的電腦,打下了這篇不算是哀悼文的日記

 

阿飛,祝你一路走好,希望你來世能比這次更幸福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明距離期中考就沒剩幾天了,而且我的期中考重點還沒有打完,竟然就跟人筆戰了起來

我不過就是在說我大一開學前,不小心被拐去參加慈濟的大學生迎新,我先前並不知道是慈濟辦的,還以為是我大學辦的,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既然被學姐一再邀請還是去了,到了才知道那是慈濟的『大學迎新』兼參與中秋愛心鳳梨酥的活動,不得不說那個鳳梨酥真的不怎麼樣,對於他們說著慈濟曾經做過什麼什麼什麼的事情,因為不是很喜歡那種官僚式的作風,雖然聽得很不耐煩,但是我不否認他們所做的事情有幫助到很多人,可是在當天活動要結束時,他們要參加的人說說看自己今天參與活動後的感想,我剛好是很不幸被轉筆抽中的那一位,我忘記我當時是發表了什麼樣的感言,好像是「我覺得應該要『日行一善』而不是只是在特定的一天才去行善」的樣子,反正導致當時帶我那一組的師兄回答說「可是你想喔,我們平時趕著上班上學根本沒有空去扶老人家過馬路什麼的,慈濟提供了我們可以行善的機會,像是探望老人家、幫忙做資源回收什麼的,不覺得這樣子很有意義嗎?」,我承認我當時被他那種「平時根本沒有空去扶老人家過馬路」這種論調給氣到了,於是立刻想也不想就秒答說「可是資源回收應該是平時就該做才對吧,而且善事應該是隨時能做就要做,而不是為了行善才行善吧?」當時我其實有想要補充一句「不覺得這樣子就只是偽善了嗎?」,但是由於當時是在對方的地盤上,所以還是把那句話給忍了下來,不過光是這樣子就足以讓所有人啞口無言,若不是剛好小組討論的時間結束才解救了那位師兄

我只是陳述事實,卻有人回說「對你來說資源回收很平常,但是我周圍很多人根本完全不做資源回收的,他們只是想要呼籲那些還沒有這種觀念的人可以一起來做環保,如果你要把它想成偽善,那就真的是偽善了,呵呵,我沒有什麼話好說」,對於他完全把我的意思搞錯、模糊焦點,我還是有清楚跟他說「我的『偽善』指的不是資源回收那一點,而是對於那種『因為今天有活動才去行善』的行為感覺很不恥而已」,卻又被回說「他給予的不是那種特地去行善的觀念,而是他們知道很多人平常都沒有想到這一些,只不過單純的希望能夠藉由這樣的活動可以養成平常能夠有這樣子的習慣而已。」

到此為止,我都還可以接受,雖然對方還是繼續沒有搞清楚重點,但是我實在並不是很喜歡對方補充的那句「你這麼不恥,那何不去深入的去客觀瞭解呢,呵呵」,還「呵呵」咧,我就是他媽的不屑到了極點,而且你他媽的根本重點放錯了,我不恥又是資源回收那一個部份,而是對於慈濟人那種『為了行善而行善』的偽善論調非常非常極度不恥而已,我又沒有完全否認他們做過的事情,只是覺得不應該抱持著『我是在行善』的想法,而是認為該『不以行善為行善』,我個人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做過什麼善事,我只是在自己所能做的部份幫助別人而已,並未期待對方會感激自己,或是會有福報什麼的,因為我只是在做我自己而已,但是這樣子竟然被認為是太在意「行善」二字

幹!這到底是我說得太高深,還是對方的理解能力有問題啊?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到了一年兩度的長假,在長假前夕的凌晨,我突然開始決定還是把這件事情打出來,或許是因為看到女王陛下網誌的關係,覺得既然自己其實真的那麼介意,乾脆就打出來留作以後的依據吧。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小睡片刻醒來,看著阿飛他頭枕在我手上睡得很熟,伸手摸他立刻又蹭了蹭我的手,還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推我去補完LOST的高中同學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會想要撒嬌的對象
  • 請輸入密碼:

因為前不久才被人說過我只在意與自己有關的事物而已

雖然我先前不覺得,但是後來仔細想想

我之所以會這樣是大概因為覺得 我和周圍的人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已

沒有必要那麼在意 曾經的熟絡很快就會消失了,再次見面基本上只能回憶過去而已

因為時間一旦過去就不可能會回來了啊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前不久知道國中同學過世的時候,眼淚卻在我自己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盈滿了眼眶

一直都知道我自己並不是一個非常堅強的人,只是不希望周圍的人擔心,也不希望將自己的情緒遷怒波及到別人,才一直努力控制情緒而已

人類,真的是非常矛盾的存在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