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 旅途之初



淺色秀髮披散在瘦小的雙肩,水漾雙瞳閃爍著耀眼的光輝,緩緩走在以月為名的伊希爾,突然小女孩的目光被一扇與旁無異的門吸引,雙手握住門把,觸感冰冷得差點收手,但最終仍用盡全身力量推開那扇門,映入瞳中的是乾淨簡單的臥室。


光線從米色的簾間透進,King Size雙人床是沁涼的水藍色,乾淨明亮的白色牆壁配上質感細膩的原木地板,褐白搭配的傢俱樣式簡單、實用而且耐看,讓人不由自主地平靜了下來。

走到窗邊,拉開窗簾,映入眼中的是全烏歐路卡大地僅有的景色,疑似一體成形的玻璃猶若無物般透明,清澈透明的湖水在光線的折射之下呈現淡淡的水色,無數品種極為罕見的淡水魚在水中,悠游自在,沒有約束。

「妳在這裡做什麼?」一個清澈乾淨的磁性嗓音傳來,一如往常的平淡、冰冷。

回頭,映入眼中的是一雙色澤深淺不一的藍色眼瞳,紫水晶般雙瞳瞬間猶如水作的一般,晶瑩的淚珠滑過秀美的臉龐、掉落在原木地板上。

輕嘆了口氣,蹲下,伸手輕搭小女孩的雙肩。「黛希絲,妳告訴大哥哥,妳為什麼來這裡?」

「黛希絲?!這是我的名字嗎?」微歪著頭,小女孩眨了眨眼。

輕頷首,唇角微揚,冰冷的弧度似乎融了些溫柔。「這以後就是妳的名字了。」

「恩」點頭,稚嫩的容顏綻放出孩童特有的笑容,紫水晶般瞳眸的目光被那抹淺淺的微笑所吸引,突然笑容凝結在了下,隨即加大了她笑顏的燦爛指數,然後撲抱里歐利特。

「里歐利特,你怎麼可以那麼奸詐,不參加我們的命名討論就自己偷偷跑來……」

看到這個畫面,爾尼斯特原先一長串準備要訓人的話硬生生地吞了回去,隨後跟來的席爾卡、諾爾德和諾亞德也皆為眼前的這個畫面所震驚。

「里歐利特,原來你有這種嗜好呀!」諾爾德似乎忘記了他所指的對象是誰了。

「自己的想法不用說不出來。」不著痕跡地推開小女孩,里歐利特站了起來。

「我、我才沒有呢,里歐利特你不要亂說。」略微有些結巴,俊美的臉龐瞬間染上了一抹緋紅。

「諾爾德,你的臉好紅喔!」伸長脖子,將臉湊近,爾尼斯特輕輕戳了一下諾爾德的臉頰。

「那、那是因為被你們誤會了,才會這樣啦!」撥掉爾尼斯特的手,已染紅的臉龐似乎有冒煙的傾向。

「只聽過被人說中心事會臉紅,從沒聽過被人誤會會臉紅。」里歐利特的語氣平靜如常,但是唇角卻微微上揚了。

「所以這是真的囉!諾爾德」微歪著頭,爾尼斯特的眼神無辜得猶如什麼都不懂的孩童,天真無邪得令人頭疼。

「不是啦,你不要再火上加油了,里歐利特。」轉看向他親愛的雙胞胎弟弟,淺灰藍色眼瞳泛著淚光。「諾亞德,你相信我,對不對?」

「可是,里歐利特大人說的很有道理呀!」諾亞德柔和的臉龐漾著無害的微笑,但他接下來所說的話卻令諾爾德瞬間石化了。「兄長大人,這種事你為什麼一直都沒跟我說呢?」

「我沒有火上加油,只是雪上加霜而已。」淡淡地說了這一句,低頭看向小女孩,里歐利特的眼神多了幾分溫柔,似乎在向誰傳達他的思念。「黛希絲,這裡很吵,我們去別的地方。」

苦笑,席爾卡現在完全贊同自己先前的想法,跟里歐利特玩文字遊戲根本就是不要命了。

 

 




明亮耀眼的雙瞳,幸福燦爛的笑顏,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沒有盡頭的孤獨。

一道攝人心魄的光芒閃過,隨後出現的是鮮紅的液體,華麗的衣裝染上了詭異的紅,美艷的容貌充滿了痛楚的神情,白皙的雙手沾滿了腥紅的血液。

「不要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記住他的名字,一定要把他帶回來。」音質相似但更為成熟穩重的嗓音微微顫抖著,由於胸口所傳來的痛楚。

一個冰冷的觸感滑過臉龐,心中彷彿被什麼東西壓住了一般透不過氣來。「可是母親大人您死了,您要我一個人該怎麼辦?」

「不要哭,這是唯一能讓妳進入天境的方法,也是唯一能解除祖先對我們所下的詛咒的方法。」熟悉的嗓音如此說著,聲音帶著痛楚但是堅定。

只見畫面在搖動,炙熱的淚水模糊了視線,仍顯嬌嫩的女性嗓音哽咽不已。「不要,母親大人您不要走,請您不要走。」

「以後妳就是伊蓮恩.德洛利斯了。」巡迴了數代的話語最終還是響起了,然後那抹身影完成了她最後的使命,筆直地倒下,並未閉合的雙眼凝視著前方,焦慮和擔憂與生前相比有增無減。

「母親大人~~~」一個動人心魄的近乎慘叫的叫喊劃破了寧靜的夜晚。

坐起,喘氣,墨色的髮絲遮住了清秀的臉龐,光線昏暗之下顯得深色的瞳眸,眼神警戒,迅速打量了下周圍,隨即躺下。

已不如記憶中光滑漂亮的雙手冒著汗而顯得溼滑,乾澀的雙唇如失去血色般蒼白,原先清脆甜美的女性嗓音有些沙啞。「好久沒有夢到那個時候的事了,自從開始旅行就忙得來不及想這些。」

如火如血般鮮豔明亮的赤紅色突然轉為深沉,清脆明亮的甜美嗓音轉和,顯得朦朧而夢幻。「母親大人,我已經來到天境了,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他了。」

 

 

夜色的天空於東方泛起淡淡的乳白色,數縷柔和的曙光從雲縫之間透露出來,略帶涼意的微風輕輕吹起,緩緩盪漾開來的漣漪閃耀著曙光的光輝。

 

翩然而立,細柔順滑的長髮飄揚於天際,水漾眼瞳清澈、深邃,澄淨透徹的藍,意謂著揮不去的憂傷與無法更改的記憶,而離別的惆悵似乎從未有過,又似乎已被隱藏。

 

將手中之物移至眼前,包裹著的黑布迅速滑落至水面上,一把幽深卻非暗沉、纖細卻不失鋒利的長劍出現,劍鞘上有著類似咒文的銀灰色花紋。

 

拔劍,揮舞,空氣彷彿隨之流動,湖水也被捲起,似乎連曙光也隨劍而動。

 

揮、劈、刺、削,簡潔而又優雅,步伐輕盈卻又沉穩,猶如舞蹈一般,無論敵人如何從四面八方攻來皆可及時防禦,亦可輕易取敵性命並無絲毫損傷。

 

止步,入鞘,流動的空氣瞬間止息,被捲至空中的水珠落下、濺起,曙光也回歸至原先的軌道。

 

站直,水漾藍瞳凝視著逐漸升起的太陽,如正逐漸消失的夜色般長髮隨風微微飄動。

 

異色雙瞳漾著淡淡的溫柔,唇角揚著淺淺的弧度,凝視著眼前的青年。已跟隨著他千年之久,如今、往後也會繼續跟隨下去,永遠不變。

 

艷麗而柔美的朝陽,降臨在水都『魄凜』之上。

 




近乎透明的天空已找不到夜色的蹤影,溫暖的朝陽已經降臨,清晨的空氣緩緩流動,形成了溫柔和徐卻略帶著涼意的微風。

睡眼惺忪,揉了揉漂亮的眼眸,黛希絲單手拉著黑色長風衣的衣角,似乎對衣服的主人極為依戀。

略微偏頭,雖然一如往常般的面無表情,但是似乎隱約有些無奈,對於其所被拉著的衣角。

伸了個懶腰,爾尼斯特同樣也睡眼惺忪。「里歐利特,為什麼要那麼早出門啊,我還沒睡飽耶。」

席爾卡苦笑,將一柄等人大小的白色巨劍遞給爾尼斯特。「爾尼斯特,你就不要再抱怨了,等你帶黛希絲回來再讓你好好休息,還有『量辰』不要忘了。」

爾尼斯特打了個哈欠,不太情願地接過了量辰,「說好囉,你答應我的,席爾卡」少年特有的嗓音帶著濃濃的睡意,以及唯有孩童才會對約定特有的情感。

輕頷首,溫和的臉龐揚起溫和如看著自家小孩的父親般憐愛的淺淺笑容。「對,我答應你的。」

點頭,帶著睡意的秀氣面容展露出孩童特有的燦爛笑容,百分之百相信別人的燦爛笑容,但一隻手突然摸上了爾尼斯特的頭、迅速將其頭髮弄亂。

伴隨著爾尼斯特銀色長髮被弄亂,響起的是諾爾德的爽朗嗓音。「加油喔,小鬼」

「不要叫我小鬼啦!」噘著嘴,怒視著無論職位還是年紀皆較自己年長的諾爾德。

有些無奈地苦笑,目光移至冷漠的上司,席爾卡依舊笑得很溫和。「里歐利特大人,您還有其他事情要交代嗎?」

「沒有。」

在陽光的照耀之下,衣領、袖口、衣邊皆帶淺淺水色的近衛隊制服似乎散發著明明並不強烈卻莫名耀眼的光芒。收起了先前的或平靜或不正經或溫和的笑容,或純淨或混雜其他色澤的藍色眼瞳充滿了與先前完全不同的堅定,右臂舉至與肩膀水平,身體前傾45度,以近衛隊的標準禮儀向里歐利特表示敬意。

輕頷首,轉身準備離去。

眼看里歐利特即將離去,乾淨柔和的低沉嗓音輕輕響起。「里歐利特大人,」

收回踏出的腳步,略微側身,看向席爾卡。

雙手緊貼著衣縫,身體前傾九十度,並非魄凜近衛隊特有的敬禮而是普通人民常用的舉躬,乾淨低沉的磁性嗓音充滿了類似父親關心自己小孩般的擔心。「她就拜託您了。」

轉回,邁開步伐,夜色般長髮隨風翻揚,藍瞳直視著前方,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

 

 




森林的氣息飄逸在空氣中,葉隙間透下的陽光是純淨無暇的金黃,光與影協調而自然。

睡眼惺忪,緊緊拉著衣角,孩童大小的步伐正盡可能以小跑步跟著,雖然勉強跟上,但是身體早已撐不下去了,跌倒,黑色的衣角從手中滑出,因痛而發出的稚嫩嗓音隨即響起。

止步,偏頭,冷色眼瞳掃視一眼,算是檢查黛希絲是否受傷。

半闔著的綠眸掙開,跑上前,蹲下,腳步有些不穩,不過與背在身後的白色巨劍無關。「小不點,你沒事吧?」

抬頭,紫晶般眼瞳帶著些許的水氣,緩緩搖了搖頭。

鬆了口氣,抬頭,看向里歐利特。「里歐利特,小不點受傷了,你怎麼還站著不動啊?」

沒有回答,轉身,往前走。

微愣,握拳,以姬抱將黛希絲抱起,站起,迅速跟上,不過綠瞳中多了不滿。早就因睡眠不足而狀態欠佳,現在更因抱著黛希絲而腳步更加不穩,果然走沒多久就被絆倒了。

即將接觸到地面的那一瞬間,黛希絲被人攔腰抱起,唯有爾尼斯特與地面進行了親密的接觸。

沒有感受到預計應有的痛,努力睜開本已因睡眠不足而乾澀得睜不開的紫色眼眸,映入眼中的是里歐利特的冰冷側臉,黛希絲的睡意瞬間消失了一半以上。

跌倒在地,雙手撐起,雙眉因痛而皺起,不經意地瞥見自己雙手空空,瞬間怔住,抬頭一看,爾尼斯特瞬間石化掉了。

「太慢。」提醒爾尼斯特般響起,不過語氣一如以往。

「啊,是」石化狀態立刻解除,爾尼斯特迅速站起、以極限的速度追上去。





似乎有一抹黑影閃過,回頭一看,卻沒有任何人影。

是錯覺嗎?可是如果有人跟蹤的話,為什麼里歐利特沒有反應呢?

困惑地皺著眉,小跑步到里歐利特的身旁。「里歐利特,」

止步,冷色眼瞳淡淡看了過來。

下意識地瞥了後方一眼,「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跟蹤我們呀?」

「錯覺。」語畢,繼續向前走,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既然里歐利特都這麼說了,那應該是我的錯覺吧!

彷彿給予自己肯定般,爾尼斯特點了下頭,然後追了上去。

突然,黛希絲輕拉了下里歐利特的衣角。

止步,收回踏出去的腳步,略微側身,看向身旁,眼神平淡而寧靜。

拉著里歐利特的衣角,黛希絲看著的並不是前方而是左方。

順著紫瞳的目光看過去,藍瞳突然閃過一抹銀色的火光,將黛希絲的手放入爾尼斯特手中,緩步走去。

見里歐利特往前走,黛希絲也想要跟上去卻被拉住,回頭看過去,映入紫色眼瞳之中的並非是同樣充滿不解的綠瞳而是堅定的綠瞳,眼神堅定沒有絲毫的懷疑與不解,在這一瞬間爾尼斯特彷彿突然完全換了一個人一般。

在光線的折射下,葉片的顏色深淺不一,縫隙間隱約可以看見一名長髮少女倒在那裡。

撥開叢生的草木,走近,蹲下,清秀甜美的面容與此時名為『黛希絲』的小女孩有著幾分相似,纖細、瘦弱的嬌小身軀仍保有些許的體溫但已顯得冰冷,輕輕撥開雲瀑般淺湖水色秀髮,露出掛有耳墜的小巧耳朵,瞬間皺了下眉,只見耳墜上的綠色晶石閃耀著咒文的光輝。

指尖纏繞著淺淺的水色光輝,在少女所躺的上空揮舞,指尖劃過的空中留有一個符咒散放著柔和的光輝。

轉身,撥開叢生的草木,離開。

在轉身的那一瞬間,乾淨清澈的冰冷嗓音喃喃響起。「歐爾緹.安斯艾爾」

一看到里歐利特,黛希絲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迅速掙脫爾尼斯特的手,撲進里歐利特的懷中,露出安心的笑容,彷彿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口般。

摸了摸黛希絲的頭,看向爾尼斯特,一瞬間里歐利特竟看到綠瞳中有著與往常完全不同的深沉、憂傷與溫柔。

在冷色目光接觸的下一瞬間,爾尼斯特揚起了孩童般天真燦爛的笑容,綠色眼瞳也一如往常般明亮耀眼,先前的深沉已經完全消失,純真的氣質也完全展現,彷彿完全換了一個人,或者該說是換了一個人格或是靈魂。「里歐利特,你有看到了什麼嗎?」

「沒有。」銀色的火光一閃即逝,握著黛希絲的小手,里歐利特向既定的方向繼續前進。

聽到里歐利特的回答,爾尼斯特似乎有些失望,但隨即跟上里歐利特的腳步。

不遠處,一個深色身影跟隨在後,腳步輕快,保持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dersill 的頭像
Cidersill

幻閻閣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