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海,天境的領海,位於烏歐路卡大陸的東北方。 

看到彷彿沒有邊際般的湛藍,偏頭看向里歐利特,然後爾尼斯特傻眼了。

和徐的海風吹來,冷色的眼瞳泛著盈盈水光,晶瑩的水珠緩緩滑落。

漣漪,盪漾開來,直至遙遠的那一方。

一雙溫暖的手拭去水痕,動作近可能的輕柔,輕響起的聲音熟悉,但是語氣並非以往的孩子氣,而是彷彿永無止盡的溫柔與包容。「真是的,老是任由風把眼淚吹出來,這樣好玩嗎?」

看向聲音的主人,清秀臉龐的神情與以往完全不同但卻又有幾分似曾相識,注視著自己的綠瞳深沉但又明亮,彷彿暗沉的墨綠與明亮的嫩綠互相交錯綜橫一般。「爾尼斯特?!」

綠瞳瞬間恢復了平時的明亮,眨了眨眼,回過神來,立刻縮手,行了個九十度鞠躬。「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看著不斷道歉的爾尼斯特,里歐利特的語氣一如往常。「你知道你剛才在做什麼嗎?」

姿勢不變,爾尼斯特不斷搖著頭。「不知道,總之一定是我做錯事了,對不起~」

瞳中隱溢著淡淡悲傷,清澈冰冷的聲音依舊平靜似乎並沒有生氣,反而隱約帶著淡淡的悲傷。「也不算是做錯事。」

抬頭,爾尼斯特甚感困惑,開口欲問,但接觸到那對冷色眼瞳的瞬間,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突然,里歐利特越過爾尼斯特、來到黛希絲的身後,將黛希絲拎到一旁、放下。

快速走到黛希絲的身旁,蹲了下來。「小不點,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漂亮的紫色眼眸泛著些許的水氣,稚嫩的小手指著那片湛藍。「大哥哥不讓我碰。」

順著黛希絲所指的方向看過去,爾尼斯特看到數個半透明的東西在海中漂浮不定,「咦~是水母耶!好漂亮喔!」下意識地將手伸入水中,但是還沒碰到就被拎出了水面。「嗯?」

放手,簡潔明瞭的話語傳來。「水母,有毒。」

「欸咦?有毒?!」低頭,綠瞳看著自己的手,爾尼斯特突然覺得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有毒?!」似乎不明白『有毒』是什麼意思,黛希絲歪著頭,漂亮的紫色眼眸困惑地眨了眨。

「有毒,就是不能吃不能碰的意思,」說出自己所解讀出來的意思,爾尼斯特露出燦爛的大哥哥式笑容。「所以小不點你不可以吃它也不可以碰它喔!」

「恩」黛希斯重重地點了點頭,稚嫩的臉龐露出天真燦爛的笑容。

不想糾正爾尼斯特的語序錯誤,里歐利特將目光移至遠方,迅速看了下四周。

「好奇怪喔!為什麼水母是透明的啊?」綠瞳的目光隨著水母的漂動而移動。

「水母,97﹪以上是水。」

「欸咦~那麼多啊!」

沒有理會,蹲下,向黛希絲伸出右手。「黛希絲,過來。」

紫瞳之中盡顯疑惑,不過黛希絲還是乖乖走過去,同時將自己的手放入里歐利特手中。

「黛希絲,你要不要幫我?」靜靜看著黛希絲,冷色眼瞳中出現很淡很淡的溫柔。

「要,我要幫大哥哥的忙。」聽到自己可以幫里歐利特的忙,黛希絲立刻露出燦爛的笑容。

「會痛,會受傷。」語氣依舊淡漠,但隱約有著淡淡的溫柔。

「沒有關係,有大哥哥在不會有事的。」黛希絲的笑容燦爛,眼中盡是對里歐利特的信任。

看著黛希絲因相信而綻放的燦爛笑容,里歐利特的冰冷唇角竟略微上揚了。

一抹莫名的失落從瞳中閃過,但是爾尼斯特完全沒有發現。「里歐利特,你要黛希絲幫你什麼忙?為什麼會受傷?我不可以幫忙嗎?」

「不行,能幫忙的只有黛希絲。」直接跳過前兩個問題,里歐利特只回答了最後一個問題。

「這樣呀!」綠色眼瞳瞬間暗淡掉了,爾尼斯特極為失望地低下了頭。

反手將黛希絲的小手放於自己的左手並手心朝上,右手的指間不知何時纏繞著淡淡的水色光輝。

一抹淺色的水光閃過,一瞬間黛希絲覺得有點刺痛,但隨即被傳來的冰涼蓋過,。

「會痛嗎?」里歐利特的語氣一如往常,不過仍隱約感覺到淡淡的關心。

輕輕搖了搖頭,收回自己的手,紫瞳盯著剛才傳來刺痛的那根手指卻沒看到任何不同。

二人問答之間,一滴晶瑩鮮紅的血液落入實海之中,緩緩擴散開來。

以鮮血滴落的位置為中心,原先平靜無痕的海面出現一個直徑約三米的黑洞,海水的流動不再溫和,而是暴風雨來臨般的浪濤巨現。

「這、這是怎麼回事呀!」看著眼前的黑洞,爾尼斯特有些傻眼了。

「走」以姬抱將黛希絲抱起,踩在看似平靜的海面,走到黑洞旁,里歐利特跳了下去。

「咦~里歐利特,等我一下啦!」回過神來,爾尼斯特也跑向黑洞、跳了下去。

 

 

* * *

筆直地墜落,黑暗遍及望眼所極之處,冰冷強勁的風湧上,唯有聽到風聲不斷從耳邊掠過,才能確定時間並沒有停止。

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沒有風再湧上來,大腦尚未反應過來,身體已經做出最佳的判斷,完美落地。

「里歐利特~」一落地,爾尼斯特立刻努力尋找著里歐利特的身影。

清脆的聲音方響起,一個清亮明淨的柔和光輝從後方出現。

回頭,熟悉的身影映入瞳中,明顯鬆了口氣,迅速追上。「里歐利特,這裡是哪裡呀?」

「時之空間。」

「什麼?!可、可是時空旅行不是被皓皇大人禁止的嗎?」

「工作需要。」

「啊,對了,皓皇大人的命令。」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後,爾尼斯特明顯鬆了口氣,「原來我們是在時之空間呀,」不過他立刻又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等一下,里歐利特,我們沒有帶指路石耶?沒有指路石就永遠無法離開時之空間了耶?」

「有,指路石。」

看向除了劍以外看不出有帶什麼的里歐利特,爾尼斯特困惑地眨了眨眼。

「黛希絲。」

「咦?什麼?!黛希絲是指路石?」答案過於震驚,爾尼斯特完全呆掉了。

突然,黛希絲輕拉了下里歐利特的衣角。

止步,收回踏出去的腳步,略微側身,看向身旁。

黛希絲拉著里歐利特的衣角,紫瞳的目光停在右前方。

「感覺一樣。」里歐利特所說的話不是問句,而是極為平靜的陳述句。

輕頷首,黛希絲的目光清澈明淨沒有任何的瑕疵。

鬆手,走上前,雙手抵住石門,緩步向前走,打開那扇看似沉重的石門,門外的世界是一片清澈蔚藍的天空,

困惑地眨了眨眼,爾尼斯特一瞬間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回頭,里歐利特吐出了二個字。

「回去?」
先是微愣,隨即明白過來,爾尼斯特將黛希絲拉到自己的身邊。

被爾尼斯特拉著的黛希絲轉身想要回去找里歐利特,纖細稚嫩的小手脫離了爾尼斯特。


「小不點~」爾尼斯特從門縫間衝了出去,伸手想要將黛希絲拉回到自己的身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一股強勁的氣流湧來,黛希絲瞬間被吹向了遠方。


爾尼斯特只能凌空而下,冷冽的風迎面而來,緊閉著雙眼以免被風吹傷了眼睛,冰冷的風猶如一片片鋒利的刀刃劃傷了爾尼斯特的臉龐。


「重力減半。」一個清澈冰冷的熟悉聲音傳來,似乎很遠但又好像就在身旁。


一聽就知道是里歐利特的聲音,清透明亮的綠色眼瞳突然深沉如墨,隨風飄揚、翻轉的銀白色長辮突然平靜了下來,爾尼斯特整個人好像浮在空中一般


與爾尼斯特不同,里歐利特順著重力的吸引筆直地墜落下去,猶如從天而降的流星,夜色蒼空般長髮飄揚於天際,半闔著的冷色眼瞳猶如大海與天空之間的深淺不同。


稍微睜開眼睛,便看到里歐利特迅速墜落的黑色身影,在下一瞬間消失在了自己的視力範圍,於是完全不顧剛才里歐利特的話,立刻也順著重力的吸引迅速下落。


狂風不斷吹來,綠眸不得不再度閉起,爾尼斯特現在完全無法知道自己到底距離地面還有多遠。


「重力減半。」清澈冰冷的熟悉聲音再度傳來,語氣平淡沒有任何感情。


睜開眼睛,距離正不斷縮短的地面出現,清透明亮的綠色眼瞳瞬間深沉如墨,但是用的太晚只能緩衝下墜的速度,爾尼斯特整個人摔在了地上,劇痛瞬間傳遍全身。「好痛喔~」

靜靜看著這一切,冷徹的眼中淡然得沒有半點波瀾。


坐起,看到自己的那身魄凜近衞隊制服竟然被擦破了,爾尼斯特的雙眉立刻皺了起來。

「走」那個清澈冰冷的熟悉聲音再度傳來,不過這次是從爾尼斯特的身後傳來。


忍著痛,迅速站起,爾尼斯特跑到里歐利特的身旁。「走?!走去哪裡?」


轉身,往前走,里歐利特沒有回答,一貫的黑衣沒有任何的破損或是凌亂。

「那小不點呢?」爾尼斯特跟在里歐利特的身旁,口中沒有停止詢問。


「找」語氣平淡如常,里歐利特似乎沒有任何的情感波動。

聽到要找黛希絲,爾尼斯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突然他想起了另一件事。「對了,我們現在在哪裡呀?」

「平行時空,」微頓了下,「一千多年前的人類世界。」

「咦?」爾尼斯特睜大了眼睛,驚訝瞬間溢滿了綠瞳。

繼續前進,冷色眼瞳的目光在離去之時淡淡看了一眼蔚藍的天空。

 

 

* * *


位於納希爾之殿正中央的水池突然一改平時的深邃、暗沉,平靜無痕的水面映著的不再是清澈蔚藍的天空,而是被『禔漓』領主稱為『迷都』的水都『魄凜』的詳細地圖,晶瑩透明的水漾液體閃耀著淡淡的水色光輝,那個光輝來自於魄凜的正東方,米瑞提德山脈。



* * *



「諾爾德大人~」似乎忘記魄凜皇月使討厭噪音一般,此時傳來的腳步聲響遍整個納希爾之殿。

淺灰藍色的眼眸微微睜開,原本正在光明正大睡覺著的諾爾德被吵了起來。「幹嘛呀,小鬼?」

看到自己將正在睡覺的諾爾德吵醒了,前來通報的近衛隊成員差點立刻轉身逃跑。「呃,這個……」

見對方說話吞吞吐吐的,諾爾德的淺灰藍色眼瞳微瞇了起來。

看到前來通報的近衛隊成員被嚇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同一間辦公室的諾亞德立刻開口幫忙解圍。「兄長大人,你不要那麼兇啦!」

聽到自己親愛的弟弟開口了,諾爾德沒有再說任何話,只是淺灰藍色的眼眸冷冷看著。

或許是因為諾亞德是站在自己這邊的緣故,先前被諾爾德嚇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近衛隊成員終於將自己所要通報的事情完整說了出來。「有人在米瑞提德山脈使用魔法。」


聽到竟然有人敢在魄凜境內使用魔法,諾爾德的唇角不自覺地揚起。「欸~咦」


與諾爾德不同,個性一向溫柔和善的諾亞德忍不住嘆了口氣。

看到兩位上司的反應,前來通報的近衛隊成員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要先行告退,還是要等待上司的命令。

神情依舊懶散,但是諾爾德的語氣已經帶上了些長官的威嚴。「你立刻去叫東之小隊的隊長派兩個人在米瑞提德的路上待命,我馬上過去。」


「是」聽完諾爾德的命令,此名近衛隊成員立刻轉身跑離諾爾德的視線範圍。


站起,走到辦公室的門口,諾爾德突然回頭看向諾亞德。「我很快就回來。」


「路上小心,兄長大人」笑容依舊,附上諾亞德特有的溫柔叮嚀。「還有記得關門喔!」


一滴冷汗滑過,諾爾德看著諾亞德的眼神有些複雜。

看到諾爾德的神情有變,諾亞德的神情立刻轉為了擔憂。「兄長大人,您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走了。」不想解釋自己的複雜心理,諾爾德迅速離開了辦公室。


「慢走,路上小心。」雖然察覺出了諾爾德的異樣,但是看到諾爾德不願意告訴自己,諾亞德也不知道該如何詢問,溫和的笑容帶著些許的落寞。
湛藍的眼瞳靜靜看著這一切,溫和臉龐的神情也顯得有些複雜。


* * *



清澈的流水緩緩流動,一切似乎都散發著柔和的光輝,以月為名的伊希爾永遠顯得柔和、恬靜。


緩步走在清澈的流水之上,拿著公文的右手自然地擺在腰際,席爾卡的湛藍色眼瞳不知為何顯得空洞無神似乎沒有焦距。


突然停下腳步,看到一扇虛掩著的門,走上前,伸手握住門把,席爾卡原本想將門關上,但動作卻在瞥見門後的景象後改為將門打開。


清澈透明的液體佈滿整個房間,一名長髮少女靜靜躺在房間的正中央,柔美的漣漪以少女為中心不斷盪漾開來,細柔的水波泛著柔美的光輝。


緩步走到少女的身旁,席爾卡迅速蹲下,輕輕撥開色澤柔和的橄欖綠色髮絲,露出線條柔和的精緻臉龐,那是一張與『他』有幾分相似的臉龐。


湛藍色眼瞳的目光突然被少女手中的東西吸引,那是一柄長不到二十公分的短劔,銀白色的劔炳泛著金屬特有的光澤,劔炳的末端有著一個純淨無暇的透明晶體,那竟然是全天境唯有皇月使才能擁有使用的六樣上等媒介之一。「這個 ……是昊流?!」


一陣風輕拂而過,僅有的門隨風關上。


回頭,席爾卡警覺地看向門的方向,滄海般湛藍的眼瞳因為驚訝而瞬間睜大。


富有生命光澤的漆黑長毛自然垂下,色澤各異的晶瑩眼瞳淡淡看著眼前的闖入者,一隻形略似狼的黑色巨犬正以優雅的姿態高傲地坐在那扇被風關上的門之前。


「你不應該來這裡。」聲音清澈而低沉,那是人類的聲音。







邁開了堅定的步伐


寂靜的水面再濺漣漪


尋找著造成時空裂痕的原因


或許這一次能將一切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dersill 的頭像
Cidersill

幻閻閣

Ciders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